家国情深济世长——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的百年传承

2022-4-23 来源:医药卫生网
本报记者 卜俊成  通讯员 薛伟伟  文/图
题记:文化传承是一个民族或一个家族发展的灵魂所在,它所承载的社会信仰、人文精神和价值观念等,为这个民族或家族的繁荣昌盛提供了精神“原动力”。在黄河岸边,身为唐代著名宰相娄师德的后裔,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的开创者和传承人一方面严格恪守先祖“修德为尚”的家训,另一方面历经五代人的孜孜以求,跨越130多年的躬身实践和厚重积淀,在矢志“攻克顽痹”方面填补了国内多项空白,形成了独具特色的中医风湿病学术思想和学科诊疗体系,成为无数疑难重症风湿病患者的希望所在……
四月的黄河南岸,早已是柳绿成荫,惠风和畅。在离郑州花园口事件记事广场不远处的河南风湿病医院办公室内,谈起自己家族的历史风云和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的百年传承,身为医院院长和第四代传人的娄玉钤心头的热血又慢慢地燃烧了起来。 
 
家风古来德为尚 名医身为宰相后
娄玉钤出生于黄河北岸的新乡市原阳县。这片曾经黄河故道的流经地,这片春秋战国时期各诸侯国在中原的会盟地,曾是“毛遂自荐”“细柳屯兵”“空壶留故友、削发待宾朋”“唾面自干”“一言九鼎”“脱颖而出”等成语故事的发生地,更是名副其实的“宰相之乡”。因为在这里,曾经走出过中国历史上14位丞相。仅唐代就有张亮、娄师德、杨再思、韦思谦、韦承庆、韦嗣立。
    提起娄师德(630年~699年),或许并不为今人所熟知,他可是家喻户晓的狄仁杰的推荐人。作为唐朝武则天时期的丞相,娄师德常以江山社稷为重而举荐人才。当时,同朝为官的狄仁杰就是由他举荐而升职的。起初,狄仁杰不知实情,反而处处排挤娄师德。后来,武则天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当面指斥,令狄仁杰羞愧难当,心服口服。
    据《新唐书·娄师德传》记载,形容受了侮辱,仍旧能极度容忍的成语“唾面自干”也来源于娄师德。娄师德在位40多年,直到古稀之年仍在为国家事务操劳,与房玄龄、杜如晦等37人被唐德宗定为宰臣上等,是古代官员的楷模。
    娄师德的家国情怀和身体力行、以德为尚的高贵品质就成为原阳娄氏后裔世代传承的精神密码。时至今日,在原阳娄师德纪念馆门楼上的方砖上镌刻的“德”字,犹如一面早已融入娄氏后人血脉中的旗帜,在他们心中世世代代高高飘扬。
    据《原阳娄氏族谱》明确记载: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开创者(第一代)娄宗海(1871年~1950年)为娄师德第三十八代孙。据《原阳县志》《原阳卫生志》记载:娄宗海,字容川,为清末童生,新中国成立前为原阳娄氏族长,擅长诊治内科杂病(包括风湿病、瘟病等),开设有“同德昌”医药堂,救人无数,为当地名医。
    娄宗海从科举到从医的经历,还要从其父亲娄嵩山说起。有一年,作为乡绅名仕的娄嵩山患了背部生疮的疾病,可是由于遇医不仁,病情延绵数月而不愈。这次痛苦的就医经历,让娄嵩山深感医术的重要。于是,他在6个儿子中选定“德性好,悟性高”的娄宗海,不惜重金,送其先后拜在王文耀、娄焕光、李心斋等6位“德艺双馨”的一方名医门下,潜心习医。
    在5年的刻苦求学中,由于性情仁厚,勤勉不辍,娄宗海深受老师们的喜爱,并深得他们医术的精妙之处,医术精进迅速,并能独立行医。据《原阳县志》记载:1943年,当地瘟疫肆虐,染病身亡的民众无数,医生大多无计可施。但是染病者经娄宗海诊治后,皆能药到病除;未经其诊断但服用其方而获救者,不可胜数。由此,娄宗海声名鹊起,享誉周边数县,被人们尊称为“娄神仙”。
    在悬壶济世中,娄宗海治愈老师重病的事情还被当地传为以德报恩的佳话。有一年,年迈的李心斋患了重疾,多方医治不见好转。娄宗海得知后,来到恩师家里,开方遣药,悉心照顾,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精心调养,终于使恩师的疾病得以痊愈。娄宗海高尚的医德在让前来求治患者信赖的同时,也让多位恩师折服。于是,这些老师大多在晚年把各自擅长诊治疾病的秘方验方传于娄宗海。
    在娄玉钤看来,娄宗海在诊治疾病中兼修德术,以德报恩的从医特点和做事方法,与先祖娄师德的家国情怀是一脉相承的。“在家风的浸润之下,娄宗海从其恩师们那里所学的诊治疾病的秘诀,以及自己积累的经验,构成了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传承和发展的原核。”4月21日,娄玉钤告诉记者。
 
立下攻克顽痹志 上下求索果满盈 
传承是一种怀揣初心的接续前行。为了让自己的医术惠及更多患者,在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的发展中,娄宗海把医术传给次子娄孟新(第二代),药术传给三子娄孟林(第二代)及三儿媳胡秀云(第二代)。同时,娄宗海、娄孟新、娄孟林、胡秀云又将医药之术传予“德性好、悟性高”的娄孟林长子娄多峰(第三代)、次子娄云峰(第三代)。
    娄多峰(1929年~2021年)12岁时就开始跟随祖父娄宗海和父辈们学习《论语》《孟子》等国学经典与《药性赋》《汤头歌诀》《医宗金鉴》《黄帝内经》《伤寒论》《金匮要略》《难经》《神农本草经》等中医经典,全面继承了家学中内、外、妇、儿等科诊治疾病的思想和应用方法,17岁开始独立行医,并很快声名鹊起。
    如果没有应邀去为一位老中医的儿子诊病,或许娄多峰还会沿着祖辈的轨迹继续以中医内科主业向前走下去。但是,那次刻骨铭心的出诊经历让娄多峰立下了“攻克顽痹”之志,并在接下来70年的岁月里专注探索,从未停歇。
    1952年夏,刚被任命为原阳县第七区医联会主任的娄多峰应邀出诊。在他去之前,老中医并没有说自己的儿子患的是什么病。当见到患者时,娄多峰不由得心中一惊:患者20多岁,骨瘦如柴,四肢勾弯,双手双脚都已经严重变形,躺在床上痛苦地呻吟着。站在患者一旁的母亲和年轻的妻子伤心地流着眼泪。
    目睹此惨状,娄多峰心如刀绞。眼睁睁地看着风湿病给患者及家属带来的巨大痛苦,而身为医生的自己却无能为力,没有比这更让人郁闷的了。老中医为儿子治疗了4年都不见好转,年轻的自己又怎么会有回天之术呢?后来,娄多峰悻悻而归。从那时起,娄多峰痛下决心,立志一定要用中医药攻克风湿病。从此,娄多峰的名字也就和治疗风湿病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在随后的日子里,娄多峰遍访当地名老中医100余人,专求治痹之术。为此,他还专门游学焦作攻修西医、游学洛阳专修骨科。1961年,娄多峰就职于河南中医学院(现为河南中医药大学)。1977年,他被任命为原阳县人民医院院长。在其间17年的时间里,除了教学和上临床外,娄多峰多半时间都是在图书馆度过的。这其中的教学、临床、研究的经历,为后来娄多峰攀登一个又一个治疗风湿病的高峰夯实了基础。
    1979年5月,娄多峰运用中医药为一位被认为没有治疗价值的严重强直性脊柱炎患者进行了辨证施治。接下来,患者的病情逐渐得到控制、好转、痊愈。娄多峰以真实的病例否定了西方医学界关于骨质破坏不可恢复的定论,开创了以中草药治愈强直性脊柱炎的先河。此时,距离其开始研究风湿病已经过了整整25年。
    随着多年研究的厚积薄发,娄多峰开始填补一项项中医风湿病方面的空白。他出版了中国治疗风湿病历史上第一部学术专著《痹证治验》,提出风湿病的病因病机为“虚邪瘀”的新学说;开发新药寒痹停片、消伤痛擦剂,“痹苦乃停和痹隆清安治疗顽痹”获得原国家中医管理局(部级)成果乙级奖;被原国家人事部、原卫生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确定为“全国继承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指导老师”;完成我国治疗风湿病历史上首个《痹病流行病学调查分析报告》;出版《中国痹病大全》《中国风湿病学》《风湿病诊断治疗学》等一系列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中医风湿病学著作。
    “我的父亲娄多峰教授在风湿病研究方面,甘愿奉献一切甚至生命,如在家传经验的基础上,他曾亲尝马钱子进行体验,多次中毒,摸索出更安全、有效的炮制方法和用法用量。”娄玉钤说,父亲以身试药、献身医学的精神,始终鼓舞着他奋力前行。 
 
衷中参西拓新境 弘扬仁术护民康
娄多峰的仁德和医术传给了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的第四代传人,如其长子娄玉钤、胞弟娄高峰、侄儿娄玉甫及异姓弟子李满意、郭会卿、李沛、郑福增、高明利、张华东、庞学丰、孟庆良、王上增、曹玉举等,药术传给长儿媳刘雅敏、长女娄惠贞、三女娄玉霞、三女婿李振国等。
    如今已经过了花甲之年的娄玉钤毕业于河南医科大学(现为郑州大学河南医学院),深谙西医之道,在父亲娄多峰的影响和带领下,衷中参西,已经学习并运用中医药诊治风湿病40多年了,先后担任河南省中医风湿病学会主任委员、河南省中西医结合学会风湿病分会主任委员及多个全国专业学会副主任委员或副主席,著述丰硕,被推荐为第七批“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早在1995年,娄玉钤和娄多峰就在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百年传承的基础上创办了河南风湿病医院,并把“攻克顽痹”作为医院的核心文化,不断拓展中医药诊治风湿病学的新境界,全过程、全周期守护风湿病患者的健康。
    娄玉钤等带领团队在风湿病“虚邪瘀”学说的基础上,通过长期反复的临床研究、文献与理论研究、流行病学研究、实验研究等,最终形成了基于“虚邪瘀”理论的风湿病学科体系。即依据风湿病“虚邪瘀”病因病机理论,创制了河南娄氏“风湿病基本病因病机模式图”,其中有两个关键病因病机,即风湿病患者体内“虚邪瘀”三者共存,只是不同患者其具体内容与程度不同;“虚邪瘀”三者在患者体内不是相互独立的,而是相互影响、互为因果、交结难解而形成双向恶性循环的。
    基于上述基本病因病机,形成了具体的河南娄氏风湿病诊法与疗法。其中,诊法包括风湿病的命名与分类方法;风湿病的“虚邪瘀辨证”方法。构成病证结合的诊断。疗法包括风湿病的组方与选药方法,即紧扣风湿病的“虚邪瘀”病因病机而确立的“扶正、祛邪、活血兼顾”的组方方法和“扶正不碍祛邪、祛邪不伤正气(这里的邪包括邪气与瘀血)”的选药方法;强调风湿病的杂合以治,即在“虚邪瘀辨证”的基础上,以上述“风湿病的组方与选药方法”为原则,合理选用3种~5种综合治疗手段,针对风湿病病程长、病位多、易致残等特点施以杂合以治;重视调摄与防护,即在“虚邪瘀”理论指导下,针对不同情况,施以科学合理的调护方法;贯穿疾病全过程的治未病的方法,即未病先防、既病防深、慢性病防残、瘥后防复。构成个体化的综合治疗方案。
    同时,娄多峰、娄高峰、娄玉钤把医术传给了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的第五代传人,娄玉钤的胞弟娄玉州、堂弟娄伯恩、堂妹娄静及异姓弟子王颂歌、杨英、郭洪涛、李云龙、付建利、冯文杰、张广辉、李坚、李朝阳等。
    静坐黄河岸旁,听娄玉钤娓娓叙述河南娄氏风湿病学术流派百年传承的起承转合,感同身受的是唐代名相娄师德穿越千年依然被人们传颂的高德,是一代代娄氏医者前赴后继仁医济世的赤诚,是足以抚慰风湿病患者深受病痛折磨的温暖,是他们不断续写一个又一个杏林“传承精华,守正创新”佳话的感动!
 
 
审核:星星 责任编辑:赵曦